第1718章

-五個奸細臉色如紙,大腦中一片空白,根本還冇有反應過來,周翦就要對申公豹下手了。

周翦的臉色平靜到了極致:“怎麼樣,想好了嗎?”

“不願意做也沒關係,你們叛國,刺探軍情,朕也不為難你們,永遠的閉上嘴巴就好了。”

聞言,五人一僵,渾身的血液彷彿都被凝固了,永遠閉上嘴巴不就是死嗎?

他們背脊骨一寒,瘋狂磕頭:“陛下,做,我們做啊!”

“不要殺我,我不想死啊!”

他們不斷磕頭,對於周翦這個手段可怕的年輕帝王,懼怕到了極點。

“很好。”周翦冷冷開口:“你們前來刺探情報,應該最多隻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吧?”

奸細顫抖:“陛下英明,我們的行動時間隻有三個小時,一旦超過,接應的軍隊就會離開。”

“好!”周翦袖袍一舞,霸氣十足:“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申公豹有點東西,他不死,朕睡不著啊!”

大堂內,瞬間熱血沸騰,瞬間冇有了黑夜的寧靜。

他快步回到主位上,魄力十足大喝:“王煜,你立刻去準備軍隊,一會一定要把聲勢搞大,你親自負責假意截殺!”

“必要時候,可以直接和敵方交戰,增加可信度,戲一定要演足!”

“是!!”王煜大吼,迅速離開。

“苦大師,給他們每人吃一顆毒藥,事成之後,你們回來,朕自會給你們解藥!”周翦很是謹慎,絕不掉以輕心。

這樣的人,雖然服軟,但是靠不住的。

“是!”苦老立刻上前。

五人無奈,也隻能吞服下毒藥,徹底斷了其他念想。

“觀音婢,筆墨!”周翦大喝。

“是!”觀音婢不敢遲疑,臉蛋紅撲撲的,有些激動,為能陪伴周翦左右為榮。

很快,他奮筆疾書,寫下了一封“密信”!

其內容,殺人不見血,第一句就親切的稱呼“申愛卿”!

周翦一邊寫,一邊冷笑,這玩意隻要落在北王的手裡,以此人多疑的性格,加上近日的慘敗,就算不殺申公豹,一顆種子也將生根發芽!

甚至寫到後麵,周翦將那個“馬蹄鎖”也給計劃了進去,雖然敵方還冇有製造出來,但漢代古人的智慧是逆天的,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

約莫一炷香後。

殺人信,寫好了!

周翦將五個奸細叫到自己的身旁,眼神嚴肅,一一交代,事無钜細。

“第一,你們就說潛入後,十萬龍騎根本冇有缺水,根本冇有中毒,甚至偷聽到有人說要假裝中毒。”

“第二,這封信一定要親自交在北王手裡,你們就裝作什麼也不知道,隻是偷到了一封密信而已而已。”

“第三,麵對北王等人的質疑,你們就這樣......”

“第四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他一整個交代,幾乎天衣無縫,將敵軍所有人的心理算的明明白白,五個奸細聽完,都覺得頭皮發麻,這纔是真“毒士”啊!

北原最強毒士申公豹,危矣!

城主府燈火搖曳,一場迅猛的反殺計劃,已經悄然展開。

最後,周翦平靜道:“都聽清楚了吧?”

“明白,我等明白!”五人擦汗。

“但還差最後一步。”周翦道。

“什麼?”五人不約而同抬頭,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緊接著,幾聲慘叫從城主府內傳了出來,雖然不算撕心裂肺,但那也絕對是疼到極致才能喊出來的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