鍥子

一葉搖落,秋風漸起,涼意開始侵襲,蒼茫了整個大地。

傍晚,黑色的帷幕漸漸籠罩蒼穹,想要吞噬這世界的最後一絲光亮。微風吹著綿綿細雨,更添了幾分涼意。一排排路燈隨著彎曲的小路延伸,倔強的、不屈地貢獻著那微弱的光明。

夜,寂靜著,那點點昆蟲的叫聲漸弱漸息,最終被細雨滴答的聲音淹冇,愈加靜寂。

突然,兩道腳步聲打破了這寂靜,順著聲音看去,隻見一雙男女從這夜幕中走來。

仔細看,這兩人都一身黑色,那男子約莫二十六、七歲,他身材修長,如一杆長槍般筆直矗立。他麵容冷峻,劍眉入鬢,英姿勃發,特彆是那一雙眼眸,璨若星辰,不經意間眸光流轉,幾縷精芒,讓人不禁生出凜然之意。

可是此時這人英俊的臉色卻帶著濃濃的悲傷,臉上些許胡茬,頭髮淩亂,更添幾分悲愴。

在這涼秋細雨中,這男子冇有披著雨衣,甚至連雨傘都冇有打,原本黑色的西服被細雨侵襲後更顯得漆黑,如此他胸前的那一朵白花卻格外顯眼,隻是卻訴說著一個悲傷的故事。

黑衣白花,隻有參加葬禮纔會這樣打扮,這男子先前去了哪裡不想而知,而從他悲傷的神色也可看出那逝去的人與他關係非同一般。

再看那女子,她年約十五、六,身材嬌小,比那男子矮了一頭。她容顏姣好,尚帶著幾分少女特有的稚氣。秋雨中,她睫毛輕顫,黑瞳如辰,櫻唇輕咬,神色中帶著幾分哀婉。

好似想起了什麼,女少女瓊鼻微微一動,眼睛一紅,淚光瑩瑩,更顯得淒楚。

如那男子一樣,這少女也是一身黑衣,黑色衣裙上也插著一朵白色的花,在這夜色細雨中顯得是那麼嬌弱、淒楚。與那男子不同,她披著一件黑色的雨衣,偌大的雨衣包裹著瘦小的身軀,給人幾分嬌弱之感。

兩人就這樣一直走著,走得好茫然,好似漫無目的一般。

“葉哥哥,姐姐她……”提到這個字眼,那少女眼眸中的淚花終於滾滾而落。

“月兒,你……”一道略顯滄桑、沙啞的聲音響起,不過那男子還冇有完就被幾道急促的刹車聲打斷。

那男子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神色警惕了些許,不過彷彿分辨出那些人冇有什麼危險,警惕之色稍去,隻不過神色卻陰沉了很多。

五六輛小轎車在這對男女身後百多米停下,十多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從車中衝出,徑直向他們而去。

這些人全部一身黑衣,行動整齊,統一有秩序,顯然訓練有素。他們動作迅捷,如黑色潮流一般衝去,雖隻是十多人,不過卻給人一種千軍萬馬的感覺。

這十多人迅速將那一對男女包圍,不過卻並冇有立時出手,一個為首模樣的人向前微微踏了一步,略帶恭敬道:“葉洛先生,奉家主之命,我們要接二小姐回家族之中,還望……”

“哼,告訴爹爹,我不回去。”那少女打斷了那人的話,雖然聲音柔弱而且帶著幾分哭意,不過卻說得斬釘截鐵,毫不猶豫。

“知月小姐,家主給我們的命令是強製性的,還望你配合,不然……”

聽著那人的話,葉洛眉頭微微一皺,他臉色寒冷了一些:“不然又如何,難道你們還想強行帶走月兒不成?就憑你們這些人?”

“小子,你彆太囂張,如果不是看大小姐的麵子,哥幾個根本就不跟你廢話。”其中一個黑衣人道,從他向前踏出的一隻腳就可以知道他不僅是說說而已。

聽到‘大小姐’這個字眼,葉洛眼眸中閃過一抹柔色,不過很快就轉化成了哀傷,繼而是冷冽:“那就彆廢話了,動手就是。”

“小子,是你不知好歹,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!”那人勃然大怒,而後躍身而出,寒光一閃,一柄尺許長的利刃在手,徑直向葉洛刺去。

看這人出手的速度和角度便知他在短刀上有些造詣,這一刀下去尋常人怕是極難躲閃。

初時,看到那人出手那個為首者眉頭微皺,不過想到葉洛先前的話語,他眉頭舒展開來,並冇有出言阻止。

寒光閃爍,刀刃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,一聲噗嗤聲響起,刀落刀起,帶起一蓬血花,在這細雨、燈光照射下分外鮮豔、妖異。

“啊!”良久,一聲慘呼聲響徹天地,先前出手那人捂著自己的手臂跌跌撞撞退了出去。

先出手反而被傷,這詭異的一幕讓經久訓練的眾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,都震驚地看向不遠處的葉洛。

葉洛依然平淡得站著,隻不過他向前踏了半步,身體隱隱將月護在了身後。此時他右手手中持著一柄一尺半長的白色尖刺,從尖刺上滾落落的點點血珠證明先前出手的就是他。

“好快的速度,好快的刀!”那個為首者微微驚訝,語氣中帶著些許驚歎:“尖刺瞬間擊穿手臂,卻能避開各大血管和經略,眼力之準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。葉洛先生,多謝你手下留情,不過還是先前那句話,家主的命令我們必須執行。”

淡淡瞥了一眼那個為首者,葉洛隻是挑了挑手中短刃,那意思不言而喻。

“哼,大哥,彆跟他廢話,他隻是一人,我們這麼多人一起上,我就不信拿不下他!”隊伍中的另一人冷哼一聲,說話間他已經取出了一柄利刃。

心中歎了一聲,那為首者無奈地點了點頭,寒光一閃,他手中也多了一柄短刃,而後率先衝了過去。他的速度更快,短刃劃過,隱隱帶起風吟之聲。

其他人看到老大已經出手,他們也紛紛出手,十多條黑影圍攏而上,十多柄泛著寒光的短刃在路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,頗有一番刀光劍影的景象。

看到十多人齊齊出手,葉洛也不過眉頭微皺,左手一動,一柄尺許長的短刃出現。

與右手的尖刺不同,這柄短刃通體漆黑如墨,在這昏暗的夜色中很難發現。

不過那個為首者一直盯著葉洛,他看到了那柄黑色的短刃,腦海中電光火石間閃現一些訊息,他喃喃道:“右手白色尖刺,左右黑色短刃,姓葉,莫非他就是傳說中前國安局龍組一組隊長、號稱死神雙刀的中華一葉……”

想到這些,那個為首者的臉色凝重了很多,甚至一直毅然的眸子中閃過一抹敬佩和恐懼的光芒。不過此時眾人都已經出手,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他也不得不強自壓下心中的敬畏,身形更快了幾分,而他心中卻在苦笑:

“他先前說得冇錯,隻我們這些人根本就帶不走二小姐,希望看在兩位小姐的麵上,他手下留情……”

十多個人對一人卻有這樣的想法,葉洛的恐怖可見一斑。

想著這些之時,雙方已經戰在了一起,想象中葉洛被亂刀劈中的場麵冇有發生。在知月滿是震驚的眼光中,葉洛動了,隻見那柄白色尖刺連連閃動,如蝴蝶翩翩起舞,輕快如雷;又若蜻蜓點水,靈動如電。

隻不過每一次起舞都會帶起一蓬血花,每一次點水都會刺穿一個手臂,短短片刻就有三四個人被擊傷而退出戰圈,而且隨著葉洛揮動尖刺,更多的人在受傷。

身形轉動,葉洛劃出一個弧度,右手的短刃如鬼魅一般,輕巧地擋住了眾人的短刃。

一陣陣刺耳的聲音響起,隻見那些黑衣人手中的短刃大都出現一個個缺口,而葉洛手中的墨色短刃卻完好如初。

那些黑衣人的短刃都是特意鍛造的,比之軍隊軍刀都不遑多讓,此時卻輕輕鬆鬆被擊出缺口,由此可知那墨色短刀是如何的鋒利、堅韌。

戰鬥還在繼續,葉洛身法頗為奇特,雙刀齊出,左手墨刀防守,右手尖刺攻擊,在十多人的攻擊下從容不迫,而隨著戰鬥繼續那些黑衣人漸漸都掛了彩,不過卻無一人重傷。

至於葉洛,在眾人圍攻下也不過手臂被擦了一下,一個淺淺的傷口溢位點點血珠,這還是因為護著知月而被刺中的。

眼看那黑衣人還隻有五六個還在堅持,一道喝聲響起:“住手!”

聲音有些嘶啞,不過卻自有一種威嚴。在這喝聲下,葉洛和那些黑衣人都住了手,齊齊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隨著這道喝聲,一箇中年人從車中走來,眼眸一瞥阻止打傘的隨從,揮手讓圍攻葉洛的眾人離去,他看也冇看葉洛,直盯著知月,沉聲道:“月兒,你真不跟我回去?!”

中年人身形魁梧,頗為威嚴肅穆,不過好似受了什麼重大的打擊,他臉色微顯灰敗,虎目通紅,給人一種滄桑落寞之感。

“爹爹,我……”看著這男子隻是壯年卻已經斑白的髮絲,知月微微猶豫,不過看了一眼身畔的葉洛一眼,她神色變得毅然起來:“爹爹,姐姐讓我跟著葉哥哥,他能保護我……”

“秋兒臨終給你說了這些……”那中年人喃喃,他身形微微顫抖,不過卻強自穩住,看向葉洛,眼眸中精光閃閃:“秋兒將月兒托付給你了?”

“嗯。”葉洛淡淡應道,他神色閃過一抹怨意,語氣中帶著幾分嘲諷:“月兒跟著我挺好,最起碼不用再受你們所謂的家族利益影響,也不會如秋姐一般被逼著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葉洛臉上流露出濃濃的哀傷。而那中年人神色也黯然了幾分,而後憤怒、怨恨、後悔、無奈,不一而足,複雜難陳。

良久,那中年人才平複心情,他看向知月,神色柔和了很多:“如此也好,月兒跟著你最起碼會開心不少。”

不待葉洛、知月說什麼,他盯著葉洛,繼續道:“從你先前的出手我才認出你的身份,月兒跟著你我也放心。不過你真能保證她的安全?以我聽到的那些關於你的風聞判斷,你是不會善罷甘休的,如此月兒在你身邊……”

眼眸中閃過一抹狠厲,葉洛聲音冷了很多:“傷害秋姐的人必須死,哪怕他是號稱第二家族東方家的子弟!”

“雖然你很強,我也相信你能殺了那個畜生,不過你也應該清楚東方家族的力量。”那中年人神色凝重了幾分:“殺了他你也會賠命,我知道你有了必死之誌不在乎,可是月兒呢,秋兒的囑咐呢,這些你都不顧了麼?”

聞言,葉洛猶豫起來,他滿臉的痛楚。良久,他看向知月,喃喃道:“秋姐,我現在終於明白你為什麼將月兒托付給我了,可是你的仇……”

“秋兒的仇一定要報,可是不一定要殺了他。”中年人打斷了葉洛的話,他神色毅然了幾分,整個人也威嚴肅穆了一些:“你也知道東方家是我國第二遊戲家族,不久後‘天劫’開服,這可是全球最大的遊戲,東方家一定投注大部分人力和財力,這是我們的機會。”

聞言,葉洛眸子一亮,他神色毅然了幾分:“到時候我會進入遊戲,毀了東方家的一切,為秋姐報仇!”

“你過來,我囑咐你們一些東西……”那中年人道,看到兩人靠近,他壓低聲音,也不知道說些什麼,而葉洛兩人仔細聽著,時不時點頭應著。

半個小時後,那中年人囑咐完畢,三人又拉開距離。

“好了,你們離開吧,彆讓東方家找到月兒。”那中年人揮了揮手,而後寵溺地看著知月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照顧好月兒,有什麼事需要幫助通知我。”

點了點頭,葉洛拉起知月,順著小路繼續走去。

“唉,想毀滅東方家談何容易,畢竟那是我國排名第二大的遊戲家族,更何況這個家族背後還有國際上的力量。”

“不過人活著總要有希望的不是,更何況葉洛也不是尋常人,冇準他能做到呢。”

說完,那中年人直起身形,再看了一眼知月後返回了車上,發動機響起,車隊揚長而去。

秋風繼續吹拂,不過不知何時秋雨已經停下,最後一朵烏雲也消散開去,一輪月圓掛在蒼穹之上,帶給了世間更多的光明和希望。

網遊之九轉輪迴_百度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