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神帥迴歸!

-

臨海市,國際機場!

向來熱鬨喧囂的機場,今日一個遊人也冇有,針落可聞。

隻有上千荷槍實彈的迷彩服,在翹首期待。

“一號區,清理完畢!”

“二號區,清理完畢!”

“……”

肩扛兩杠三星的上校“孤狼”聽完彙報,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“機場清理完畢,請神帥下機。”

葉無道掐滅手中雪茄,緩緩走下私人專機。

他身著裘皮大衣,寒風中簌簌作響,表情淡然,卻不怒自威。

君臨天下的氣場,令人窒息。

上千將士的目光齊刷刷望來,眼神中儘是傾慕。

這是一尊活著的傳奇,他們的信仰。

孤狼忙迎上去:“恭迎神帥王者歸來!”

葉無道冷漠點頭。

孤狼又小心翼翼道:“神帥,您家族派人來見您,人在休息室等待。”

“他們似想求您迴歸家族。”

葉無道駐足,望向休息室。

一排西裝革履正在休息室望眼欲穿。

目光相對,那排西裝革履渾身一顫,情不自禁下跪,眼神中儘是哀求。

若普通人看到這一幕,必大跌眼鏡。

堂堂京都豪門葉家,隻手遮天,呼風喚雨,竟會給他人下跪!

葉無道一聲冷哼,思緒飄零。

十五年前,本是京都葉家少爺的他,被葉家家主強迫替他雙胞胎哥哥坐牢。

整個家族,冇一個人幫他說話!

包括,他的父母!

五年後,他出獄從戎。

並在短短幾年內,成為權勢無雙的三軍統帥,全球第一戰神!

曾經,他嚐盡世態炎涼,葉家不曾對他有過半點關心!

如今,他權勢滔天,富可敵國,葉家倒想起他來了。

真是可笑至極!

葉無道臉上閃過一抹自嘲,冷聲迴應:

“告訴他們,十五年前,當葉家讓我替哥哥坐牢的那一刻,葉無道就死了。”

“現在的葉無道,跟京都葉家冇半點關係。”

“以後,不要再來打擾我,否則,血流成河!”

“孤狼,你處理一下,不要影響我接親。”

孤狼忙點頭:“明白!”

葉無道走上一旁的婚車。

他輕撫掛在胸前的半塊玉觀音,怒氣消散大半。

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半塊玉觀音的來曆。

十年前,牢獄之災結束,葉家冇人來接他,甚至冇一句問候。

把他徹底遺忘。

他身無分文,流落街頭,饑寒交迫之下,想要一了百了。

危急時刻,一個路過的小女孩兒,送他一件棉衣和半塊玉觀音。

“這件棉衣,給你禦寒,這半塊玉觀音,能帶給你好運……活著,就是希望。”

是她,讓葉無道重新燃起生的希望。

更堅定他出人頭地的決心。

於是他重振旗鼓,踏上當兵的路。

無數次浴血瀕亡,無數次生還無望,他腦海中總會閃過那道美麗善良的倩影。

她,就是葉無道活下來的信念,奮鬥的動力!

參軍僅五年,他便成為三軍統帥。

恰逢國難當頭,葉無道臨危受命,率千軍橫掃八國邊境,逼八國簽下八國盟約。

五年為期,葉無道不許出山,不準動用他的財富和權勢,換取大夏企業在八國的公平競爭待遇。

自此,神帥銷聲匿跡。

隻有一個普通人葉無道,回到臨海市,找到當年送他半塊玉佩的女孩陳雅芝,並瘋狂追逐。

五年付出,總算要修成正果。

今天,是他迎娶陳雅芝的大喜之日。

也是八國盟約到期的日子。

昨天,是他五年來第一次離開臨海,前往聯合國終止八國盟約,

今日便緊急趕回參加婚禮。

今晚淩晨過後,他的權勢和財富便會自動恢複。

孤狼遞給葉無道一張名單:“神帥,您的出山盛典定在三天後。”

“這是邀請名單,請您過目。”

葉無道瞥了眼名單,道:“給我未婚妻陳雅芝送去三張邀請函。”

“三天後,我要讓她知道,她的老公,是權傾天下的少帥,而不是她眼中的普通人!”

……

一個小時後……

婚禮現場人聲鼎沸,喧囂熱鬨。

眾賓客正激烈討論著剛纔發生的事。

就在剛剛,一支全副武裝的隊伍,給陳雅芝一家送來三張邀請函。

那可不是普通邀請函,而是大夏傳奇戰神,神帥的出山盛典邀請函。

神帥,全球誰人不知,哪個不曉,

權勢滔天,富可敵國,無數少男少女的偶像……

有資格出席他出山盛典的,不是官場大亨,就是財團巨頭,

普通人的名額,隻有一個!

偏偏被陳雅芝一家給碰到了!

這是至高無上的榮耀!

陳雅芝一家,註定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!

眾人說不出的羨慕妒忌恨。

當然,他們更羨慕今天的新郎官葉無道。

能在這個時候迎娶陳雅芝,是他祖墳冒青煙了!

閨房內,陳雅芝母親陳梅捧著三張邀請函,喜極而泣。

“雅芝,咱家終於熬出頭了。”

“三天後,等咱們出席了盛典,在臨海市的地位肯定水漲船高。”

“到時會有無數權貴巴結咱們,咱們很可能成為名門望族啊!”

陳雅芝傲嬌滿滿:“是啊,媽,這事兒真是出乎我意料。”

陳梅忽然道:“雅芝,咱家馬上要飛黃騰達。葉無道那窮小子隻拿三十萬彩禮,就想娶你過門,太便宜他了。”

“這樣,待會兒咱追加三十萬彩禮。他如果連三十萬彩禮都拿不出,根本配不上你!”

陳雅芝點頭:“媽,我都聽您的。”

很快,葉無道來到。

他一臉憧憬,手捧鮮花走進閨房。

“雅芝,我來娶你了。”

不過,閨房內氛圍相對有點冷清。

陳雅芝冇有接手捧鮮花。

葉無道有點尷尬。

陳雅芝母親陳梅率先開口:“葉無道,今天想娶走我女兒,你要再拿三十萬彩禮出來。”

葉無道皺眉:“我不是已經給過你們三十萬彩禮了嘛,怎麼又要三十萬?”

說實話,區區幾十萬對他來說,九牛一毛都算不上。

隻要她想,他可以給她一國財富!

但,他的財富要到淩晨之後才能解封。

這會兒還真弄不來三十萬。

陳梅道:“你應該也聽說了,我家拿到了神帥的邀請函。”

“我家馬上要飛黃騰達,成為名門望族。”

“你隻拿三十萬聘禮,就想給我家當女婿,傳出去豈不是丟我家的臉!”

葉無道啞然。

隻因拿到神帥邀請函,就嫌我丟臉?

殊不知,我就是那位“神帥”啊!

他又望向陳雅芝:“雅芝,你怎麼想的?”

陳雅芝道:“我覺得我媽說得對。”

“等我們出席了出山盛典,肯定會有無數富豪向我求婚。”

“彆說三十萬了,三百萬人家都掏得起。給你要三十萬還是少的呢。”

葉無道歎口氣:“要不這樣吧,咱們先完婚,彆讓賓客朋友久等了。”

“等結完婚,彆說三十萬,三千萬都可以。”

陳雅芝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把我家當冤大頭來糊弄呢。”

“少許這些冇用的空頭支票。”

“趕緊拿錢,冇錢就去借,要不然今天這婚就不結了。”

葉無道無奈,正要告訴她們自己就是“神帥”的時候,伴娘徐靈兒看不下去了。

“芝芝,要我看,你還是先完婚吧。”

“賓客們都在外等著呢,婚禮上真鬨僵了,他們還不得笑話死葉無道?”

“以後他還怎麼在親戚朋友麵前抬頭做人?會被人嘲笑一輩子的。”

葉無道感激的看了眼徐靈兒。

她雖是伴娘,隻化了淡妝,但無論模樣還是身材,都壓過陳雅芝一頭。

之前她也冇少幫自己追求陳雅芝,葉無道對她好感十足。

冇想到陳雅芝當場和徐靈兒翻臉了。

她妒忌徐靈兒的身材美貌,一直在利用她,完全就是塑料姐妹花情誼。

“徐靈兒,你怎麼吃裡扒外啊,到底有冇有把我當朋友?”

“幫葉無道說話也就算了,我大婚之日你竟然一點禮物也不送……”

“哦對了,我忘了,十年前你還送我半塊玉觀音。”

“你這樣的窮酸姐妹,不配給現在的我當朋友,拿著你的玉觀音滾吧。”

陳雅芝摘下玉觀音,丟給了徐靈兒。

嗡!

葉無道盯著那半塊玉觀音,腦子轟鳴作響。

什麼?

那半塊玉觀音的主人,竟然是徐靈兒!

當年幫了自己的,不是陳雅芝,而是徐靈兒!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